加载中...
您当前位置:慈元阁 >> 民俗测算 >> 民间故事 >> 民间故事-五鼠运财

民间故事-五鼠运财

2014/1/9 10:50:19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有一次他对先父说:“长年叨扰,无以为报”,因此愿意将“茅山大法”传给王亭之,但要拜师叩头,还要在祖师神位前立誓,妻、财、子、禄任损其一。他还建议,王亭之可以立誓损妻,盖夫妻如衣服也。他自己当年跟妻室过分恩爱,因此立誓损子,果然年老无子,如今甚为懊悔。

 

先父当时闻言,便婉转推辞,同时乘机请他表演一下茅山的法术。程叔叔起初不肯,但一齐打三星的烟友却激将说:你不肯表演,人家怎肯把儿子交给你做徒弟?。经此一激,他便答应表演一个茅山大法,曰五鼠运财。

 

他先在屋内勘察一番,然后吩咐先父教人将柴房收拾干净,再在地上铺上一张白布,并取一个大簸箩(注:即簸箕,用来盛物的竹筐)备用。一切准确妥当之后,他便吩咐,全屋人的钱箱都要放一把米,口袋中如有钞票,也要取出来放在抽屉里,而且钞票上也要放一把米。准备妥当之后,他就开始作法了。

 

他起初是在柴房外念咒,一边念一边忽进忽退地走步,先父便对王亭之说:这种走法叫做禹步。

 

从禹步作法之后,程叔叔便招王亭之过来,示意跟他一起入柴房,并亲手关上门,又围着地上的白布来禹步作法,良久,才叫王亭之把簸箩翻转,盖在白布之上。这时,他又围着白布念咒画符,然后拖着王亭之的手走出柴房,再把柴房门关好。又在门上念咒画符一番。 

柴房前的天井,这时已站满了人,程叔叔把他们赶开,只命王亭之守着柴房门,天井里不得站任何人。然后他又优哉游哉,回内厅躺在罗汉床上,打三星抽鸦片了。过足瘾头,才出来叫王亭之打开柴房门,揭起簸箩来看。 

 

王亭之不看则罢,一看则尖声大叫,一迭港币不知何时已端端正正放在白布之上。于是拿起来,入内厅交给先父。程叔叔对先父说,这些钱不能留,要马上买宵夜吃。众人一看时钟,其时已是半夜,当时广州的店铺关得早,三更半夜已没有甚么东西可买,数数那迭港币,数目不少(好象是七八十元),那怎能把它花光呢?众人商议一番,才决定派佣人去长堤买生果(即水果),因为长堤有女伶唱曲,歌楼下的生果档(即水果摊)一定未关。 

两个佣人把生果买回来,足三四箩,甚么水果都有,幸亏看热闹的人还未睡觉,人多好合作,一下子就把水果吃光。一边吃,自然一边啧啧称奇,还盘问王亭之,他到底有没有作弊和漏洞。

 

生果吃罢,程叔叔叫人传话各房,检查有没有不见钞票,同时可将压着钱箱或钞票的米拿开,但却不能放回米缸,亦不能用来喂鸡,只能丢在垃圾桶里。

各人检查完毕,都回报无事。程叔叔便神秘地一笑,对先父说:你明天叫人送一百元港币给隔壁两家的补鞋佬(即修鞋匠)。

 

第二天,佣人给补鞋佬送钱,补鞋佬自然问因何事,佣人便一五一十将程叔叔昨晚表演五鼠运财的事告诉他。补鞋佬连忙回房去找,出来时,说他的积蓄统统不见了,不过收回一百元补偿,比所失更多,也就不再追究。

 

程叔叔原来吩咐众人,不可把五鼠运财的事张扬,然而人多口杂,那里禁止得了,故事于是愈传愈众,程叔叔于是便搬了家,再不跟我们同街了。先父在时,他还时时来往,及先父逝世,办完丧事之后,他却便绝迹不来了,因为他还表示过要收王亭之为徒,却给家母顶撞了两句,他不来,大概生气了。

 

这次五鼠运财的事,王亭之始终觉得莫名其妙,因为既然钱的确从隔两家的补鞋佬那里运来,便不可能是障眼法。但亦有人说,可能还是障眼法,他自己把钱放进簸箩之下,第二天叫补鞋佬认数,他们彼此相熟,应该绝无问题。

 阅读:
更多

相关阅读:

 网友评论:
 以下是对 [民间故事-五鼠运财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